李蕴桥任静丨问君归期未有期-静园听风

任静丨问君归期未有期-静园听风

点击“蓝色”关注
静园听风
问君归期未有期
(外一篇)
文/任静
别后的日子渐渐增多,像愚公移过来的那座大山砌压在我的心头,心底的思念之情却如滚滚长江奔流不息。爱人啊,你可曾听见了晚风摇曳着一串清脆如笛的鞭炮的声响?那是漫漫长夜里的一声轻叹,是千年崖畔滴落的一滴檐雨,是我饱含热泪的祝福与思念!
你亲切的名字曾经耀亮了我如梦的青春岁月,你细腻的关爱曾经温暖了我如诗的新婚蜜月九斤老太,你如伞的呵护曾经为我遮蔽了一方温馨的晴空……

我惴惴地揣测,也许是我一味地依赖最终惹烦了你,也许是我对文字的痴迷冷落了你,也许是……我的反思过于苍白短暂,够不到你离开我那段遥远的距离,望着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惆怅满怀,心痛不已,爱人啊,我想用我大树一样的坚强挽留你挚爱我的心思,于是我就日夜不停歇地忍痛刮掉身上的鳞片,努力完成我由鱼到美人鱼、由藤到大树的嬗变。我的牵念我的哭泣终究挽不回你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我思尽沧海忆断黄河大唐风云,却不能再次与你相遇。爱人啊,割舍那种感情的结果,我知道除了伤感,只有痛彻心扉的无奈。
孤寂是一种无伤的痛。巴山夜雨带着千年的情思从盛唐时一路缓缓而来,问君归期未有期的伤痛,定格成一幅凄美忧伤的意境,牵动了多少文人墨客的乡愁啊。那年,夜雨淅淅沥沥,你终于有空陪我窗前细赏雨景,我欣喜雀跃,与你窗前对坐小酌,抵足畅谈,你对我说《西厢记》里有这样一句话:“其声低,似听儿女语百货战警,小窗中金隅凤麟洲,喁喁。”创设了一副悠远而含蓄的相思之情,却与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的意境有异曲同工之妙。聆听着巴山夜雨的缠绵之声,我不由地忆起上学时,我们最钟爱的那首《大约在冬季》,你随着我一起轻轻哼唱着熟悉的旋律: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寒冷的冬季已经过去,我却无法告诉你何时我们才能重相聚,爱人啊,想归而不得归,我只好无奈而又无奈地守望着流淌成河的忧伤赵易山,想象归家之后共坐窗畔的温馨庄洪兴,咀嚼今日独自在夜雨中的寂寥。我又从西厢过,希望逢着一个似你的背影,在濛濛的巴山夜雨中探寻归家的路。

遥远的前尘往事一遍遍在寂寞的风笛中徐徐起舞赵尔文,我的殷殷之情却无高歌,守望日月,静坐黑夜vpnss,天籁一片沉寂,窗外那轮皎洁的月光是寂寞的麻辣二人转,窗前那株兀自独立的梧桐树是寂寞的,阳台上那盆你亲自栽种的杜鹃花也盛开着星星点点的寂寞杨受成争气,一如我寂寞成河的心事,唯有唐时的巴山夜雨,雪花般尽情飘飘洒洒,一直在我梦的路口等待。开了凄婉的音乐,关了所有长夜的孤灯,连那些喧哗如巢燕般的短信也被我一一挡在了梦境之外,我让自己彻心彻骨地拥抱无助,一遍遍舔舐那无法愈合的伤口。我知道逃避不是我的选择,沉溺也不是我的选择,只有分离才是我的最终,那天人相隔的分离呀,我恨自己多了一份藤的缠绵,少了一份树的坚强,无论怎样努力怎样辛苦,也无力牵绊住你即将远离的脚步声。你曾说过我们缘未尽,情未了,可是我的爱人超能失控2,你是否还能感知握别时我满心的凄凉?也许我仍然在期待着你给我一个奇迹,虽然我知道那是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但是我知道,只有这样静静地想你也是一种人生的幸福。

相处的时候,我们用心灵默默垒就了一座圣洁的爱的城堡远古种田记,储满了生活中的种种琐碎和牵念,等待和关爱中国口琴网,那是一座用爱情、友情和亲情凝聚的城堡啊!分别后,唯有我流泪的双眸遍布城堡的角角落落,爱人啊,守望的目光可使那方神圣的爱的家园更加坚固?时光如水,四季更替夏露吧,沧桑巨变,我宁愿鸿蒙以来的人类文明坍塌于瞬间,却无法面对这心之高筑的爱之领地失去一半!有人是爱江山也爱美人,我宁愿在我梦的路口等待你一万年,也不要那座令我仓皇失落的空城啊!
晚风摇曳着熟悉的歌谣,飞入我的梦萦,“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我今生的爱人啊,我祈求上苍让习惯于祝福,习惯于思念,习惯于守望,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永无归期……

风雨催春又清明
一场潇潇春雨迎来了乙未清明节,“正好园林籍落英,细风吹雨湿清明。”这湿漉漉的清明犹如离人泪黄光宜,一滴滴,一声声,空阶滴到明,道不尽离恨别苦,牵动多少相思意。

雨丝像长了脚一样,跟着我们来到园林,穿过田野,径直来到宁静的凤栖山公墓。烟雨濛濛,我撑了盛开着一簇兰花的雨伞,是你生前最钟爱的那一把侯耀中。依稀记得我俩一起撑着这把大雨伞走过护城公路的情景,大大的伞面像荷叶撑在我们头顶上姬云飞,豆大的雨滴,滴在伞面上,发出大珠小珠落玉盘那般美妙宛转的音律,林杰妮这美妙的旋律和着我俩的歌声响彻天际,“我们俩,一起打着一把小雨伞,虽然是雨下得越来越大,只要你来照顾我我来照顾你,能够在一起……”你紧紧挽着我的手臂,那样依恋,那样温暖,一点也不觉得春天的寒意。此刻,无需华屋豪车,无需山盟海誓,雨中陈楚天,伞下,便是爱的天堂。
刚刚走到你墓前,“轰隆隆”的雷声突然在头顶炸响,母亲在一旁充满忧虑地说:“二月雷,墓门开。今年恐怕要遭年成了!”对于这样的谚语,我不以为然,心想,也许是你预知我们要提前来,这雷声是你为迎接我的到来而点响的礼炮。
在供桌上摆好了你爱吃的食品,我开始点燃香烛,因为母亲说远去的灵魂会循着那一缕香气赶回来。香终于在烟雨中艰难地冒出了一缕青烟,我隔着雨帘凝神望着,多么希冀能谛听到你熟悉的足音。
我在你坟前洒下一杯陈酿,自己端起另外一杯,就像过往的日子那样,一遇到开心事,你会揽住我的肩头说,老婆,陪我干一杯吧。那时,我们含笑清点岁月,规划小儿女前程。今天,我依然习惯向你诉说,儿子在北京闯荡事业,女儿正为考研努力拼搏……你无需牵心挂念,一切安好,都会遂你的心愿。
远处有鞭炮声“噼噼啪啪”响起,说好了要坚强,还是忍不住凄然泪下,清明时节,雨也纷纷,泪也纷纷李蕴桥。

若爱,便是一生一世。这是我和你共同坚守的素朴爱情。在宿命洪荒的如今,我依然在清明里等你。一切繁华擦肩而过,唯有念你,是我今生不变的信念。细雨清明晋嫣吧,濡湿了双飞的羽翼。我真想倾尽一世富贵,换回与你不离不弃的相守,即使最后一个夜晚也好。那没有病痛折磨的温馨一刻,饱蘸一笔浓浓月色,共同抒写誓言,满纸全是永不褪色的爱。
站在凤栖山巅,惆怅满怀,环顾整个墓园雾雨朦胧,迷离恍惚,近旁一株月季花伸出长长的花枝,恍然你温暖的手,轻柔地抚摸我苍凉的孤独…… 我的爱人,别怅惘,擦去眼泪,相信总有相聚的那一天。
请干了这一杯,然后挥一挥手,目送我,从容走下凤栖山。来年春天,我还会带一枝桃花来看你!

作者简历:
任静,女,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现居古城西安。著有散文集《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想要一座山》,长篇小说《本是同根生》、中篇小说《靳凤的本命年》耿冰娃,公开发表散文、短篇小说、诗歌等共计二百余万字。作品散见于《文艺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监察》《中国环境报》《检察风云》《延河》《长春》《延安文学》等报刊杂志。
公众号ID
静园听风
投稿邮箱1005790770@qq.com
微信:rj15877657309
欢迎邮购任静散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