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琼歌曲以父之名!父子穿越20年澳网夺冠造经典-网球邦

以父之名!父子穿越20年澳网夺冠造经典-网球邦

小科达夺得澳网青少年男单组冠军
ATP纽约公开赛将于下周一正式打响,参赛阵容里出现了一位有些特殊的选手:世界排名仅为第870位的塞巴斯蒂安-科达。17岁的他在上个月拿下了澳网青少组男单冠军,纽约组委会赶紧为这位本土的天才少年送来外卡。塞巴斯蒂安之所以引人关注,还因为他的父亲是皮特-科达,1998年的澳网男单冠军。
相隔20年,父子同在墨尔本捧起冠军奖杯
墨尔本当地时间1月27日,当塞巴斯蒂安走过球员通道,准备入场进行青少组男单决赛之前其实楠木可依,会路过澳网组委会专门设置的历届冠军照片墙。只要他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自己父亲的影像也在其中。1998年的澳网,皮特-科达在墨尔本公园球场击败智利“独狼”里奥斯,捧起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大满贯冠军奖杯。
皮特-科达在20年前的胜利非常轻松,他仅仅耗时85分钟,就直落三盘6-2/6-2/6-2拿下冠军。但他的儿子,塞巴斯蒂安的冠军则来自不易,两盘比赛耗时91分钟,还在第一盘救了两个盘点之后,才以7-6(4)/6-4战胜中国台湾选手曾俊欣。
两盘比赛都是塞巴斯蒂安率先遭遇破发,一上来就0-2落后。好在1米93的他在发球和进攻上更占优势,尽管对手覆盖全场、不知疲倦的奔跑给塞巴斯蒂安造成不小的麻烦,但美国少年还是在盘中阶段逐渐掌控了比赛节奏,经过两盘激战赢得了冠军。

科达父子
塞巴斯蒂安这场比赛到底打得有多辛苦?墨尔本当天超过30度的高温烤得所有人都苦不堪言,一名球童甚至在第一盘就中暑晕倒,被抬出场外进行治疗。塞巴斯蒂安还趁着比赛暂停的间隙,上前查看这名球童的状况泰星ken。好在塞巴斯蒂安的辛苦没有白费,获胜之后的他还在颁奖礼上秀了一把父亲皮特-科达的招牌庆祝动作:跳跃剪刀脚,那一刻仿佛是20年的时光再现。
对于塞巴斯蒂安来说,这个冠军还是他献给父母最好的生日礼物:就在他夺冠前4天肢体を洗う,皮特-科达刚度过50岁生日,而9天之后,他的母亲,同样是前网球职业选手的Regina Rajchrtova也要迎来生日纪家闺秀。“为我的父亲在他50岁时拿到这个冠军,是我今年参赛的最主要目标,”塞巴斯蒂安赛后表示,“我的妈妈生日是在2月5日,所以也很特别。”
当然,塞巴斯蒂安很明白自己作为前冠军儿子的特殊身份,“我父亲在这里赢得了他唯一的大满贯冠军头衔,这很不一样。当我走过(球员通道)看到他的夺冠照片,确实非常有趣恶妇之春。”

小科达庆祝澳网夺冠
和一般影视剧热衷塑造,儿子渴望摆脱父亲阴影的情节不同,塞巴斯蒂安对父亲充满了崇拜,他笑称自己经常在视频网站上观看父亲当年夺冠时的视频,“也许至少每月一次”肌肉工程网。
在塞巴斯蒂安看来,父亲昔日的盛名并不是一种负担,反而是动力源泉,鞭策他向更高的目标奋进,“我当然希望比父亲赢得更多的大满贯,取得更高的世界排名。”
由于皮特-科达的职业生涯最高排名是第二位,这意味着17岁的塞巴斯蒂安已经将目光投向了世界第一的位置。
纠结的父亲,缺席儿子夺冠现场
令人意外的是,澳网青少年男单决赛当天,球迷们并没有在观众看台上发现皮特-科达的身影,当时他远在美国佛罗里达的家中。
尽管非常渴望在夺冠20周年的特殊时刻重返墨尔本,张翔玲但是皮特-科达为了儿子的比赛着想,最终做出了待在家里观看转播的决定滦平吧。“如果我去了,人们可能不停跟我说‘20周年如何如何’,我不想因为我让他(塞巴斯蒂安)分心,”皮特-科达表示,“作为青少年选手,他能够享受比赛很关键,这比我在那里感到高兴开心更重要。”
在塞巴斯蒂安的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的皮特-科达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纠结心情。原籍捷克的皮特-科达移居美国后,先后生下了三个孩子,塞巴斯蒂安是最小的一个。两个女儿都爱上了高尔夫,成为了职业选手,塞巴斯蒂安则一开始没有打算走网球道路,而是选择打冰球。
皮特-科达尽管表面上一直声称,并不希望儿子走自己的路成为职业网球选手,但他还是创造条件,让塞巴斯蒂安尽可能多接触网球运动。2009年美网期间,皮特-科达正担任捷克名将斯泰潘内克的教练阴阳超市,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他将儿子带到了比赛现场,让塞巴斯蒂安可以现场感受最高水平的网球较量。不满10岁的塞巴斯蒂安就此彻底爱上了网球,决心成为一名职业网球选手。

皮特-科达
儿子下定决心之后,皮特-科达当仁不让地承担起教练工作。在父亲的潜移默化影响之下,塞巴斯蒂安除了长相之外,打球技术风格也和父亲惊人地相似,虽然塞巴斯蒂安是右手双反,而皮特-科达是左手单反。
“我有点像右手版的他,”塞巴斯蒂安这样比较他和父亲,“我们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都习惯追打球的上升点,非常有攻击性。我会试着模仿他的比赛。”
由于还需要陪伴两个女儿各处参加高尔夫比赛,皮特-科达没办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执教塞巴斯蒂安,所以他还为儿子找来了罗迪克的前教练迪安-戈德法因,这次澳网就是后者陪伴塞巴斯蒂安进行比赛。
虽然为儿子的网球之路提供了这么多的帮助,但皮特-科达依然声称,他不希望儿子打网球,害怕儿子会生活在父亲昔日成功的阴影里,“我希望我的孩子玩其他的运动,这样他们可以设定自己的目标,李琼歌曲不然的话,他们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要跨越父母曾经的成就。”
在皮特-科达的职业生涯里,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1998年澳网夺冠之后,他在同年的温网被查出服用类固醇诺龙,随后国际网联对他进行了禁赛一年的处罚,科达也就此宣布退役。在被问到儿子的成功,是否会为这个传统的体育世家书写一个新的光明篇章时,他立即进行了反驳:“不,没有新的篇章,这是他自己的故事。关于我的章节,已经被新闻媒体、观众和我自己书写过了,一切都结束了,我现在只是他的父亲而已。”
父辈的荣耀,网坛星二代的羁绊与幸运
事实上,继续父业、走上网球职业道路的网坛星二代并不多:当年网球迷曾经热切盼望上演的“桑普拉斯儿子大战阿加西儿子”早早便没了下文,俄罗斯前世界第一卡费尔尼科夫的女儿从小立志要当一名模特……为什么有父辈的荣耀在前,年轻一辈却鲜少有真正拿起球拍的?职业网球是一份孤独的运动,想要成为职业选手需要早早就背着行囊满世界打比赛,对于家境优渥、从小没有压力的网坛星二代来说,走上这条道路需要更大的决心。况且,父辈的成功也会成为他们的羁绊,就像皮特-科达所言,可能所有人都在问:“什么时候能够超过你的父亲?”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一旦网坛星二代真的立志要投身网球之中,父辈能给予的帮助也是普通选手可望而不可即的。最起码,他们不会再承受太多来自父母的压力,在这一点上,比约博格非常有发言权。
作为瑞典传奇网球巨星,比约博格最为人称道的成绩,莫过于他曾经4度背靠背拿下法网和温网的冠军。如今比约博格的最主要工作,就是陪着最小的儿子里奥-博格到处巡回参赛。在父亲的监督指导之下,14岁的里奥渐渐打出了成绩,去年底他在著名的橘子碗打进了14岁组最后的8强。
比约博格表示,在陪伴儿子比赛的过程里,其他父母的疯狂令他相当意外。“看到所有这些疯狂的父母,我感到难以置信,”比约博格曾经公开吐槽,“在我打球那个年代,父母可能也有点疯狂疯狂异能,但如今却令人不敢想象……真的令人震惊。我想可能因为网球是一项涉及太多金钱的运动,你可以发现有时孩子们并不想去比赛,父母在督促他们去做他们并不想做的事情。”

博格夫妇与儿子里奥
对于儿子里奥,比约博格给予了足够的宽容度,“他有很高的网球天赋,每天会花两到三个小时进行训练。他喜欢比赛、喜欢竞争、喜欢旅行,我希望离开欧洲(进行比赛),但他目前还在上学,所以我们一家有对此进行讨论青芝岫。”
不是所有青少年选手都能像里奥和塞巴斯蒂安一样,拥有如此宽松的成长环境。网球是一项烧钱的运动刘智安,曾经有一名英国的家长声称,为了12岁女儿的网球训练,他在18个月里就花去了18万美元(约合113万人民币)。如此高昂的巨额投入炎阳刀法,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年轻选手的父母会在场边表现得歇斯底里。比如澳洲选手托米奇就曾在少年时,被父亲当众揍到嘴巴出血,被这样培养起来的托米奇,也形成了令人捉摸不透、惹是生非的性格。
不管怎样,塞巴斯蒂安和里奥不会面临这样的压力。对于孩子未来的期许,比约博格的回答简直和皮特-科达如出一辙,“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喜欢网球,而且在享受打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