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拉找数字任性的小孩最痛苦-红楼梦学刊

任性的小孩最痛苦-红楼梦学刊


作者 高兰生
如果要比较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幸福感,任何人都会一下子想到薛宝钗。其实这个说法不正确,因为两人都属于“薄命司”,两个人都不幸福,应该这样说:如果要比较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痛苦感,任何人都会一下子想到林黛玉。
林黛玉确实太痛苦了,总是“日夜闷闷”,“好不伤感”,“抽抽噎噎”,“一腔无明”,“大哭大吐”……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紫鹃和雪雁都早已总结出林黛玉的规律了——“无事闷坐,不是愁眉,便是长叹,且好端端的不知为了什么,常常的便自泪道不干的”。因为寄居在贾府外婆家,“先时还有人解劝,怕他思父母,想家乡”,“用话宽慰解劝。谁知后来一年一月的竟常常的如此”,都把林黛玉的这个样儿看惯了,“也都不理论了”,“由他去闷坐”,紫鹃和雪雁也只管自己睡觉去了。那林黛玉就会“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往往一宿无话。
而薛宝钗好像只气过一次,哭过一次。生气是在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贾宝玉把薛宝钗比作“杨妃”,薛宝钗大怒。哭泣是在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薛蟠戳中宝钗隐秘——“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所以你“护着”宝玉。气得宝钗“整哭了一夜”。平时薛宝钗从不失态,还获赞无数一剑封禅。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说“人多谓黛玉”不及宝钗481015,宝钗“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湘云说黛玉:你敢挑宝钗的不好,“我就伏你”。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中香菱自豪地说:“我们姑娘的学问连我们姨老爷时常还夸呢。”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中,连黛玉都在宝玉面前直夸宝钗:“谁知他竟真是个好人”!薛宝钗做人就这么成功!
林黛玉由于自卑心理作祟网球优等生,加上仗着贾母的宠爱,太任性了,而任性的小孩是最痛苦的。第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中,林黛玉以为自己给贾宝玉的那个荷包也被小厮们解走了,就赌气回房,将那个为宝玉做的已做了一半的香袋儿赌气拿过来就铰破了。谁知宝玉怕人拿去,珍重地塞在红袄襟里面。这是贾宝玉毫无过错的,有点过错就更不得了了。
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林黛玉去怡红院,把晴雯不开门错疑在贾宝玉身上。次日乃饯花之期,她一腔无明正未发泄,又勾起伤春愁思,就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感花伤己,长歌当哭,伤心欲绝。她可以打趣别人,别人不能打趣她。
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中,宝钗为宝玉之事和薛蟠吵架,在房里整哭了一夜,次日早起来,也无心梳洗,胡乱整理整理,便出来瞧母亲巴西战舞,可巧遇见林黛玉。林黛玉问他哪里去,薛宝钗说“家去”,口里说着,只管走。林黛玉见她无精打采的去了,又见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小刀会序曲,也医不好棒疮。”公然嘲笑宝钗对宝玉的感情。
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贾母为薛宝钗过生日,听戏时凤姐说那作小旦的龄官“扮上活像一个人”,史湘云不知忌讳,点破说:“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拿黛玉比戏子取笑的是史湘云,贾宝玉没有比没有笑,但林黛玉认为贾宝玉“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利害”,还责怪贾宝玉和史湘云使眼色,两人那么好干吗。难怪史湘云说林黛玉“小性儿,行动爱恼”。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薛宝钗也认为林黛玉“好弄小性儿”。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中,紫鹃也说林黛玉“太浮躁了些”,“小性儿”。
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林黛玉在房中将养,“有时闷了,又盼个姊妹来说些闲话排遣,及至宝钗等来望候他,说不得三五句话又厌烦了”。林黛玉说自己在贾府“无依无靠”,其实薛宝钗“只有个母亲”略强些,两人“同病相怜”。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史湘云也劝林黛玉,“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史湘云自幼父母双亡,“襁褓之间父母违”。
林黛玉是随性的,薛宝钗是随俗的,薛宝钗“随分”“守分”“安分”,“从时”“从实”。薛宝钗不是不痛苦,而是她懂得自律,而自律是道德的核心之一。
薛宝钗非常明确自己作女儿的本分,再三强调“纺绩针黹是你我的本等”,“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是德’,总以贞静为主,女工还是第二件。其余诗词,不过是闺中游戏,原可以会可以不会。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倒不要这些才华的名誉。”“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
薛宝钗也非常明确自己作为晚辈的本分。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贾母为宝钗庆生,问宝钗爱听何戏,爱吃何物。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便总依贾母往日素喜者说了出来。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中半兽人歌词,为了撇清自己和大观园里的七事八事,薛宝钗不顾母亲等人出入不便,过逾小心,一进入大观园,“便命婆子将门锁上,把钥匙要了自己拿着”。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中,为了避免卷入抄检大观园事件,薛宝钗借口母亲“身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别的靠不得”,“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趁机搬出大观园。
薛宝钗“藏愚”“守拙”,她的“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薛宝钗不仅明确自己的本分,还要求莺儿明确丫环的本分。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贾环和宝钗、香菱、莺儿一起赶围棋作耍,贾环耍赖,宝钗便瞅莺儿说道:“越大越没规矩,难道爷们还赖你?还不放下钱来呢!”薛宝钗“从时”“从实”,不惜歪曲事实。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中刘马车,金钏儿投井,原因是被王夫人撵出去,没脸见人了。但宝钗劝慰王夫人说,金钏儿“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妙手村医,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

人说晴雯是“副黛玉”,袭人是“副宝钗”,如果要比较两人的痛苦感,任何人也都一下子会想到晴雯。晴雯的任性增加了她的痛苦感。晴雯“生了一张巧嘴”,“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王夫人说她“狂”“浪”,连王熙凤也说她“有些轻薄”,总之晴雯属于王夫人最嫌的“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
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早起晴雯给宝玉换衣服,失了手把扇子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贾宝玉不过说了她两句,晴雯就说上一大堆话。袭人好意来劝,晴雯“又括上”袭人。最后袭人跪下央求,碧痕、秋纹、麝月等众丫鬟也都一齐进来跪下。晚间宝玉回来,晴雯还生着气,拿他的扇子撕着玩,要听那“嗤嗤”声。又“夺了”麝月的扇子继续撕,还要搬出扇子匣“尽力的撕”,还要别人来“拾去破扇”。一般人觉得晴雯撕扇很可爱,实际上这种事情传出去,晴雯后果很严重。所以麝月劝她“少作些孽罢”,贾宝玉也说她“性子越发惯娇了”。而袭人就不这样。
同样是宝玉特意给留了好吃的,宝玉给晴雯留了一碟豆腐皮包子,给袭人留了一盖碗酥酪,同样都给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吃掉了,晴雯就表露出不满:“快别提。一送了来宁乡考试网,我知道是我的,偏我才吃了饭,就放在那里。后来李奶奶来了看见,说:‘宝玉未必吃了,拿了给我孙子吃去罢厦门金海峡。’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林丽渊。”而袭人就用话混过:“原来是留的这个,多谢费心。前儿我吃的时候好吃,吃过了好肚子疼,足闹的吐了才好。他吃了倒好,搁在这里倒白糟塌了。我只想风干栗子吃,你替我剥栗子,我去铺床。”李嬷嬷听了晴雯的话,未必不记恨;而贾宝玉听了袭人的话,就信以为真,把酥酪丢开,去取栗子检剥。袭人的克制扫除了自己的多少麻烦!
而黛玉的任性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年龄的增加和阅历的丰富,任性的黛玉渐渐地懂得了自律,学会自我控制了,同时也减少了自己的麻烦,从而减轻了自己的痛苦感。
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中,贾母特别疼宝琴,连薛宝钗都有醋意,史湘云也暗说黛玉真心会吃醋,而琥珀更是直指黛玉会吃醋,但黛玉不仅声色不似往时,还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真如宝钗说的那样,“我的妹妹和他的妹妹一样。他喜欢的比我还疼呢高山槐花开,那里还恼?”
林黛玉的承受能力也变得特别地高。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中,贾宝玉不知忌讳,直对着黛玉说,要把“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改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
而且这个神仙妹妹还关心起粮食和蔬菜了。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中,黛玉居然道:“……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林黛玉对史湘云说,“实和你说罢”,这“凹晶”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金熙秀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落笔成婚。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危险同居人,一字不改都用了。”元妃和舅舅采用自己新拟之名,林黛玉深受鼓舞。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后,林黛玉的痛苦感明显减轻了。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中,黛玉对宝玉道:“近来我只觉心酸曾海潮,眼泪却像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
谁不想随性地生活?谁都想任性地活着。随性任性,可以排泄自己的压抑和苦闷,让自己的精神得到释放,可以最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价值。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中,宝钗听母亲扯到自己的婚姻,害羞地说:“惟有妈,说动话就拉上我们。”一面说,一面就“伏在他母亲怀里”妹岛和世。林黛玉笑话她,道:“你瞧,朵拉找数字这么大了,离了姨妈他就是个最老道的,见了姨妈他就撒娇儿纸黄金交易通。”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中,宝钗对黛玉说:“你当我是谁歌幂吧,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离开妈妈是个“最老道的”,那是迫不得已;七八岁上“够个人缠”摔角王,那是无牵无挂。
任性的小孩是最痛苦的。因为世界不是为你而存在的,更不可能听你调遣,所以越任性的孩子越容易和世界形成对立,会遭受越多的失败,而且胜利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任性的孩子总是整天在哭闹。而自我约束和控制可以减少自己的麻烦,减轻自己的痛苦,相对来说也就增强了自己的幸福感。道德的核心是自律和同情,而自律居同情之先。自律的问题,其实就是责任心的问题。
中国艺术研究院微信订阅号群落推荐
文艺研究
《文艺研究》杂志创办于1979年5月,由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是大型综合性文艺理论月刊。《文艺研究》以“引领学术潮流,把握学术走向,加强学术交流,扩大学术影响”为办刊总方针,强调现实性与学术性、前沿性与基础性、学理与批评的有机统一,提倡中国视野、中国问题、中国气派,广泛容纳文学、艺术各领域不同观点、不同方法的优秀研究成果。

媒介之变
从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剧烈媒介迭变,观察未来世界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