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使者怎么玩以身作则传家声 【家风家训】戊戌君子刘光第-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以身作则传家声 【家风家训】戊戌君子刘光第-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刘光第(1859-1898年9月28日),字裴邨,汉族,维新变法时期重要人物、戊戌六君子之一李易祥老婆,清末维新派的著名爱国诗人。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赵化镇人,祖籍福建省武平县湘店乡湘湖村,客家人,系清初湖广填四川客家后人第七代。家贫,勤读,于光绪九年(1883年)中癸未科殿试二甲第八十八名进士,授刑部候补主事。

刘光第
任京官期间,虽生活清贫,但廉洁自律,一尘不染。敬业勤慎,政绩甚佳。公余闭门读书,不事权贵向阳理发店。尽管自己官声颇好,升迁无碍,但见国难当头,常自忧虑,以致缺眠少食。思救国救民之策,非改革弊政,兴新学、行新政不可。
光绪二十三年(1898年)9月5日,光绪下诏赏他与谭嗣同、杨锐、林旭四人四品卿衔,在军机章京上行走,参预新政。政变发生,四章京及康广仁、杨深秀同被捕快克杀手,于9月28日(旧历八月十三日)被杀害于菜市口,史称“戊戌六君子”。
家风要义:
思欲为世有用,显扬先人
穷且益坚勤勉好学
勤勉做人清廉做官
教导兄弟读书上进
家风故事:先祖佳声传后世
南宋末年,为避战乱,刘光第的祖先由中原移居南方,最后定居福建武平县一个叫湘坑湖的地方,属名副其实的“客家人”。由于“忠于宋韩辰整形,耻仕元”,刘氏家族在整个元代一直过着躬耕隐居的生活。
康熙年间,刘光第十八世祖随“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移居四川富顺珍妮巴斯。至刘光第曾祖父刘祖湖时,最终定居赵化镇。刘祖湖性情刚烈,嫉恶如仇,对后辈要求甚严,这一性情传至刘光第父辈,尤以其伯父刘宗汇最为明显。刘宗汇心怀大志,常做一些“趋义嗜善”之举,刘宗汇时常对刘光第进行家族史和忆苦思甜教育,唤起刘光第对祖先的崇敬和怀念。刘光第后来能报效国家,与他幼年所受“思欲为世有用开心少女组,显扬先人”的教育不无关系。

刘光第故居
穷且益坚勤勉好学
同治十一年,刘光第父亲刘宗准去世,家里顶梁柱的轰然倒塌,导致家境急剧恶化。光第的母亲王夫人苍蝇卵,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她极力支撑着家庭的运转。为了节省开支,饭桌上常常没有佳肴,两三月才能打一次牙祭。为了节省柴炭良友电台,光第兄妹常到木匠店拾些刨花木屑,充当燃料;到了实在揭不开锅的时候,价值三文钱的豆花就是全家一天的伙食。
如此艰苦的条件下,王夫人一如既往督促孩子认真读书。读书的束脩,母病的诊费,使家庭更加窘迫阿奴萨拉,到了过不下去的边缘。亲戚朋友见到这种情况,都上门来关心劝慰,说你家老大光第已经17岁了神剑梁月,不如去学买卖,和你一起顶起这个家。王夫人谢绝了大家的好意,坚持让孩子读书。
20岁那年,刘光第参加督学试回来,拜见母亲后,面色黯然的默立一旁。王夫人其实早就看出了儿子的心理,笑着鼓励道:不就是落榜了吗?考上秀才不过是晚一年的事,儿子我相信你,好好加紧读书。后来家里更困难了,王夫人毅然将部分房产卖掉,供光第读书。刘光第没有辜负母亲的执着,在光绪九年癸未科以二甲第八十八名的成绩得中进士。
勤勉做人清廉做官
刘光第丁忧结束后红岩网校,销假回刑部上班,始终践行着家族传承的家风家训——勤勉做人清廉做官。就拿上下班来说,别人都是高骡大马,他却以步代车绿色出行,要知道来回路程有20华里啊。
戊戌年,刘光第入军机处时,按清官场的“惯例”,各省藩司对新入大臣要送“炭敬”“别敬”三五百两银子不等,刘光第却声称从不收礼,统统回绝。这一故事记入了《清稗类钞》,一部很有价值的清代历史文献。
书中的这则小故事叫《刘光第却炭敬》:刘光第以光绪戊戌政变罹于难,六君子之一也。生平一介不与,一介不取,古之狷者也。京官每以外省炭敬为挹注,刘独不然,有馈之者机甲契约奴,必受呵叱。礼服仅一夹袍,一纱蟒衣,无他衣也……
刘光第不嗜烟酒,唯一的嗜好便是到琉璃厂逛逛书店,还在家中“自锄片地试蔬菰”钱映伊,种了葫芦、豇豆、韭菜、葱子和四川“瓢儿莱”。当官后回乡,船到三峡,他还卷起裤脚帮助纤夫拉船。他的夫人张云仙到京11年,从未出门和同乡京官眷属交际应酬,终日在家做饭、浆洗、缝补、洒扫。有朋友到家里,刘光第就去打几两烧酒,煮一锅芋麦招待。这样困苦的境遇,旁人都受不了,而刘光第处之怡然。

刘光第墓
光绪二十四年(1989)八月初六,慈禧囚光绪,罢新政,重新垂帘听政,疯狂搜捕维新党人。初九拂晓,士兵翻入绳匠胡同刘光第家中,把还穿着白布汗衣的刘光第逮上囚车,一拥而去。郭文韬
看到刘光弟寓所如此简陋,前来捉拿刘光第的官员也不得不扼腕佩服:“刘夫人如老妪,帐被贫窭,乃不似官人,呜呼!”
教导兄弟读书上进
刘光第有一个小13岁族弟,叫刘光筼,字南村。光第供职京城后,他也来到北京在刘光第家中,争取读书博取功名。
1892年,20岁的刘光筼来到宣武门外绳匠胡同南头路东的一处破败宅院,看到的情形是——寓所异常简陋,客厅内既无像样家具,而且顶桶全漏,烂纸四垂,加之孩童玩耍,弄得客厅杂乱无章。这是刘光第月租银五两租来的寓所。

戊戌六君子
对于南村贪图浮华的毛病,刘光第多次加以引导。从1900年起,刘光筼屡试不中涟水杂谈,“其心愈纷,不可究极”,光第屡屡教导其不可灰心。在刘光第遇难6年后的1904年,刘光筼赶上科举考试的末班车,末日使者怎么玩以甲辰科殿试三甲八十五名的成绩考中进士荣登金榜,与刘光第一起被后人称为“一门两进士”。
(节选自:中华善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