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txt以史为鉴知未来-寒随笔

以史为鉴知未来-寒随笔
以史为鉴知未来
今年是新时代开局之年,国内外的环境都在发生着重大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以及后续如何演变是大家关心的,我谈点自己的观察和思考。
我们的目标:强国(经济强国、军事强国、制造强国、科技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等等),也就是由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老大在刚上任的时候就提到了中国梦、民族复兴就是指这个,前几年央视拍了一个纪录片《大国崛起》讲述了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大国的崛起过程,当时关注度很高,以我个人的理解,我们的目标就是大国崛起,重新恢复我们在历史上世界第一的位置。去年又有一个新的提法“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本质内涵差不多,外延拓展了。
因为目标是一个长期努力的过程,因此我们划定了几步走战略,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在具体的时间节点上我们也划定了三个点,2020年、2035年、2050年。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又提出了几个重要的战略思想来指导我们的工作。
一是“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
二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
三是“四个自信”:道理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那我们要崛起,要强起来,势必引发其他国家的不满或担忧,无论是奥黑时期的重返亚太还是川普的印太战略,其目的都是要遏制我们的崛起。过去国际社会有两种声音,一是中国崩溃论、二是中国威胁论,以王外长的话说,中国崩溃论自己先崩了,威胁论不得人心。从川大人上台这一年多来的种种举措看,这人还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去年实现互访,经贸大单签到手软,这不又开始嚷嚷着要打贸易战,我们这边连续派出两位委员级别的人去谈,也没辙。
所以,我们面对的外部环境跟过去三十多年不一样了,也是新时代下的外部环境。过去我们要韬光养晦,现在不行了,不是我们不想低调,而是人家不让你低调。我们现在已经处于老二的位置了,且步步接近老大位置,过去老大要使棒子,我们可以可以喊一句老大,别打,我投降,现在再用这招不灵了。因此,要避免落败,要避免美苏、美日这种老大老二关系,只能不断的、主动的、积极的提高自身内功,也就是我们说的对内全面深化改革、对外开启新一轮的开放。尹惠熙
那具体怎么来实现这个目标呢?
政治上:过去五年有几项重要的变化。集权,成立各种小组,hexin lingxiu tongshuai这种称呼的改变;持续高压反腐,打虎拍蝇;全面从严治党等等。今年开始两个重要变化,一是xiuyan,二是D和zf机构改革。Xiuyan延长了政治周期,消除了最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政治上就是要不断加强中央集权,确保政令畅通。
经济上:过去几年最大的经济政策就是供给侧改革了。国企改革,提出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这块对应供给侧改革中的去产能,拯救了大量传统国有企业。针对债务问题,高杠杆问题,用涨价去库存的方式将杠杆转移到了居民身上,但拯救了地产商、拯救了地方zf。但杠杆仍然在啊,所以现在提出用三年时间去杠杆,去杠杆怎么去,债务减记(也就是违约咯,打破刚性兑付就是这个理)、紧缩政策(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咯)、债务转移(美国人常干这种事)、债务货币化,当然还有最极端的那就是掀桌子不干了。不管怎样,供给侧改革确实让我们的传统经济这块暂且稳住了,在这个基础上今年我们又提出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强调实体经济,要高质量发展,要突破发力新经济。我理解这块重点就两个,制造业升级和消费升级,所以对应到股市未来的机会应该在这里。
我们再来看下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査海生,去产能,化解了过剩落后产能,通过对产业链横向或纵向蛋糕再分配,大量国有企业获得重生,顺带了救了一把银行,也稳住了就业;去库存,地产商大捞一把,杠杆去掉了,地方zf的杠杆也去掉了,银行又救了一次,只是苦了接盘侠;去杠杆现在正在做,过程会比较痛苦魔本是妖,所以我们打算用三年时间;降成本,扩大直接融资的,IPO的;那现在对新经济的支持其实可以理解为补短板了。
当然,对内改革这块还包括了区域协调发展,雄安、粤港澳之类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税制改革了,这块牵一发而动全身,后面再谈。对外开放这块,一带一路推了几年了,今年说是会有一些超预期的东西,坐等吧。总的看,经济主要就两个点,供给侧改革、新旧动能切换。
军事上:我理解的就三点,一是确保D指挥枪,二是全面的军改,三是武器装备大展国威。
文化上:四个自信中其中就有一个是“文化自信”,其实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老祖宗留个我们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真没必要去跪舔别人,只要我们好好挖掘挖掘,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足够惊艳世人。就拿央视今年做的两个爆款的节目《国家宝藏》、《经典咏流传》,还有诗词大会、成语大会、汉字听写大赛等等,中华5000年的文化还比不过人家300年么。
社会治理:保障和改善民生,包括就业、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等,虽然现在确实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但相比较而言,是不是有进步呢。精准扶贫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今年又开始了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等等。
生态文明:环境保护三大攻坚战之一,看这次机构改革,环保地位会不会提升。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通过梳理,我们会发现这就好比人的一双手,手指代表这各个具体目标,单个手指力量有限,只有当手指握紧成拳头状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力量。中美博弈不就是两个拳击手在比赛嘛,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内部总是出问题,只要我们的拳头握的紧、握的牢,拉长时间看我们的胜算更大,我们不求KO对方,但首先不要被对方KO,打满12个回合,我们算点数胜。
总归一句话:全球一盘棋、中美大博弈。
这里展开谈三个。
怎么看xiuyan,延长政治周期?
我理解有几个考虑,一是减少政策断档风险,消除不确定性,新官不理旧政那是常有的事,再说我们现在的全面深化改革进入到了深水区,有些事情不是一两届就能干的成的,而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这也是早告诉大家改革必须到底麒王妃,不要幻想过几年换届后不理了,像雄安、京津冀一体化这种一号工程鬼马双星,去年有人还想敷衍了事,现在看行不通了。二是从历史以及国情来看,我们也没有西方式民主的土壤,民众的政治意识也还没到,我们历史上的盛世也多数是长政治周期,确保政策的延续性,就算是西欧国家二战后也有长周期政治人物。三是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萧玄,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危险,稍有不慎改革开放40年的成果很有可能被人薅羊毛,美国的罗斯福二战不就连任了好几届嘛。朝花夕拾txt
所以,你要问我怎么看,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
怎么看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是否公进民退?
先借用别人的一句话,加强中央集权,加强国家公权,是依法治国的基础和保障。多数人会有这样的看法,私人资本一旦做大,很有可能干预公权。这里会引申出几大关系:中央集权与地方诸侯的关系、与官僚集团、与私人资本的关系,而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又牵扯出另外一项重大改革,那就是税制改革,这个后表。
拐回来再谈国有企业,我们的体制最大的优势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国有企业承担着国家战略使命、开疆拓土的。我们在强国路上,需要的是服从国家战略的国家队,而不是计较利益的私人资本(当然欢迎私人资本响应国家战略)。举个通俗的例子,你让某位富豪去修进藏铁路,人家会想盘算下收入产出比,啥时候收回成本,收益是多少,等你算好了黄花菜早就凉了;可你让中铁、铁建这帮人去,一个文件或一个电话,人家第二天背起行囊,几百号人默默钻几年山洞把路给修出来。
换句话说,全国人们齐步走,统一思想,握紧拳头,集中力量,增强对外竞争力,而内部最容易攻陷的就是私人资本和官僚集团了。这个跟上面那个给我的理解就是,大家跟着老大一起走,别吵吵,争论什么任期、公进民退没意思,埋头干就是,干着干着幸福就来了。
关于这个,我们还可以以史为鉴。汉亡于豪强和士族门阀,唐亡于武装割据和文化混战,元亡于无政府状态,明亡于官僚集团(内外勾结,勾结夷狄、勾结国内资本,大肆走私,财税崩溃)。
大家都知道的郑和下西洋,就代表着中央集权(公权),类似于大央企,意在通过全球贸易来赚钱,补贴财政,但在英宗的时候被废,我们的海上丝绸之路就此断送了,走私盛行。明朝还有一个大事,土木堡之变,废掉了明陆军miomi,路上丝绸之路被废掉了,边境又是走私盛行。海军和陆军均代表这中央集团,竟然相继被废,从此中央集权衰弱,抗税、海盗、走私、官倒、军倒,中央税收大减,内忧外患。到了万历年间,不得不改革了宝贝快跑,启动张居正改革,核心就是税政改革,所以有人说大明王朝是被资本击沉的。
我们来看,中央集权(公权)与资本的关系到底该如何。最好的模式当然是中央集权(公权)能有效制约资本,否则一旦失控,腐败、亡国、天下大乱,最后受苦的还不是老百姓。
所以,我是支持加强中央集权(公权)的。社会三权,公权、私权、民权,公权的强大则意味这社会秩序的稳定,公权与民权是一致的,公权为民权服务,保障民权。当然,这里我们不能否认私权的作用和重要性,我们的混改不就是这个道理么,国有资本允许民营资本参股,将来民营资本也可以让国有资本混入,公私各有分工。
怎么看当下的税制改革?
税制涉及到社会再分配,经典的“分蛋糕”问题,分的好你好我好大家好,分不好只能掀桌子重新来过了。
先接上面谈到的大明历史,也有一种观点说明朝亡于财政、亡于税改。其实我认为这与上面说的亡于资本本质上是一致的阿泰宁。
张居正做首辅的时候已经到了明朝中晚期,那个时候的大明是内忧外患,最要紧的是财政没钱啊,收不上来税,可官僚集团、土地主却一个个富得流油,那怎么办呢?张居正开始搞税改,调整明朝社会的二次分配结构,目的有几个:一是强化中央集权(内忧外患太多了),二是遏制土地兼并(缓解一次分配问题),三是间接维护百姓利益(民权)。它的改革核心内容,将针对劳动者的“丁税”,过渡到针对资产持有者的“亩税”,直白一点就是向有钱人征税。
张在任十年专权,确实也取得了好的成效,国库又有钱了,可在这个过程中极大的触动了官僚集团的利益,随着张过世,新政遭受到了疯狂的反扑,人亡政息了未选之路。最后收不到富人的税亭长小武,只能收穷人税,穷人越来越多,税也越来越少,逼着活不下去闯王把桌子给掀掉了。
这里带给我们一些思考: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关键一个是税改的成果没能制度化,法制化,未能确保政策的有效性和连续性。这里也凸显出了中央集权的重要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强调中央集权,强调D领导一切,强调要“四个意识”。人都是有自私的一面,官僚集团也好私人资本也好,私欲需要制衡,过度的私有化、市场化负面效用太大。张居正在那个时候竟然可以做到“全国清丈土地”,把条项税役合并按亩征银,眼下呢?收入和财产公开呢,全国房地产信息联网呢?
这就顺道引伸出了国人关切的“房产税”、房价太高的问题。而这些根源又是我们的分税制和土地财政,这又牵扯到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先来扯几句分税制和土地财政。94年我们进行分税制改革最大的原因在于中央财政陷入了严重危机,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和中央财政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重迅速下降,面临前所未有的“弱中央”的状态,导致国家宏观调控能力急剧下降。分税制改革最大的好处在于奠定了中央在财力分配中的主导地位,国家容易集中财力,解决重大社会经济问题,稳定全局。这也是过去20多年我们干了这么多大事的内因,这都是分税制改革的功劳全能天尊。
那它最大的弊端在于:中央和地方事权和财权的不统一,中央太强势,地方政府的税收收入不足。财力不够,可又要干这么多的事,地方只有另辟财源了,因此土地财政出来了,土地出让金是直接归地方的,这也是导致当前高房价的根源。
所以,国人关心的高房价问题折射出的是税制问题。这次两会多次谈到房产税的问题,我谈下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观海卫论坛。
为什么要出房产税?有几个考虑,一是解决地方税源,地方没钱了,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因素。土地财政到头了,你再玩下去很有可能会玩崩掉,不让卖地了,地方去哪里搞钱啊,房产税是一个选项。二是平衡下社会差距张芳奕,缓解了矛盾。三是抑制房价,当然这点不一定有效果。
房产税能控制(降)房价的吗?不能。房价的走势主要是由人口、土地、货币等因素决定。房产税解决的是地方税源问题,而不是为了降房价,再说这么多年的宏观调控从没有哪个政策说是为了降房价的,它最多是抑制一些过多的投机、投资需求,从需求端影响而已。
啥时候能出房产税?从现有释放出来的信息来看,立法先行,那房产税立法流程和进度呢。有人做过推算,最快2019年完成三审,最快要到2020年两会表决,由于这个是地方税,具体细则由各地去制定新三味聊斋,那就要拖到2021年了,最快2022年开始征收,而2022年又是一个大政治换届周期。这么一看,本届能完成立法层面已经算是很快的了。
那立法后是不是就意味着房产税落地了?不是。立法只是扫除了法律障碍,完成立法先行的第一步而已,要真正落实还远着呢,还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措施。别的不说,就一个全国住房普查和不动产信息登记联网,这个的阻力远比立法难多了。所以sd敢达私服,我对房产税的出台是将信将疑的态度,你啥时候能把这块骨头给啃下来了,我就信。考验改革魄力的时候来了,要知道几百年前的大明王朝张居正竟然都做到了全国丈量土地,为一条鞭法的实施做准备。换一个角度看,房产税其实跟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是点是一样的,都是向资产持有者征税。可翻遍历史,收割有产者难度极大,清雍正实行摊丁入亩开始的时候阻力也很大。
房产税怎么征收?现在说法很多,再者草案都还没送一审,各方意见都很多,这里就不过多评论了,网上都有。
总结下房产税的看法:立法先行,最快2020年立法;目的在于改变土地财政的困境,解决地方税源,建立地方主体税;调节二次分配,缓解社会矛盾;对降房价效果不大;真正落实路还远虚怀若谷造句。
最后再哗哗几句,我乃一介平民,平民百姓追求的不过是安居乐业,只要国家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百姓能在发展过程中获益,这种zf和政策我们都是双手支持的。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极品杀手,我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积累了很多急需解决的问题,加上强敌环伺侠盗列车手,老美磨刀霍霍,大世之争我们不得不争,那就得全国人民一起实干奋斗。所以,老大说的那两句话真好,撸起袖子加油干、幸福都是干出来的简阳樱桃沟。
以史为鉴可知兴衰,以史为鉴可知未来。我坚信未来10-20年仍是我们国运上升的大周期,全力做多中国是我们的最佳方式,而我们正站在这波超级周期的起点上,强国路上有你有我。
-------------------------------
一点不成熟的观察和思考,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斧正山羊皮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