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人事考试网以这种方式换取钱财的心机女你敢娶吗?-大地书盟

以这种方式换取钱财的心机女你敢娶吗?-大地书盟

深夜,老公路大伟早已在一旁熟睡,还打起了呼噜,我却还未入眠。 我背对着他,身子窝在被子里,双手抓着手机,迅速的发送出去一句话,“我已经要睡了,明天去见你好不好?” 对方没马上回,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盯着手机界面。
直到…… “我快到你那小区门口了问美vgf,你先下来吧,月明,我的宝贝,我今晚就是很想你,我说什么也要见你一面。”消息一闪,出现在对话框。 我看着手机,这个时候,其实我应该说一句,“不要那么幼稚行不行”,可这几个字打出来,我始终还是没发出去。
我无力的闭上眼睛。
女人是尤其容易精神空虚的一类生物,特别是快到了三十岁,有老公却没老公爱的女人。
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然后,我有了一段婚外情。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自认为,我对这份婚姻,没有任何的愧疚松果网。
我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路大伟,小心的从床上起来。 我和路大伟是在5年前结婚的,在此之前,他追了我整整3年,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路大伟一直付出,终于让我松口答应的故事,而事实上,我当初和他结婚是有原因的,我那时候急需用钱。 而路大伟,也并非真是个痴心人,他的所作所为……
我小心的下床,披上了衣服,出门前下意识的再看了路大伟一眼,这一眼,可把我吓一跳。 路大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的,此刻竟然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你这是要干嘛去?” 索性,我刚要回答,就听他嘟囔了一句什么,又闭上眼睡去了。
我狠狠的松了口气,这也亏平时听话,路大伟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会出轨什么的黄宁生。 我叫林月明,今年28了,在我23岁的时候,嫁给了已经33岁的路大伟,我跟他差10岁,
我不喜欢路大伟,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 他长得并不好看,啤酒肚,发际线很高,脾气还反复无常,心情好的时候会给我张银行卡,让我去刷,心情不好的时候,冷言冷语看我哪儿哪儿都不对。 我不像他老婆,更像他养的一只金丝雀。
在他眼里心里,我就是一个离了他就不能活的女人,因为我想要花销,就得讨好他,问他要钱。 …… 现在已经是10月,东城这地方已经有点冷了,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不远处靠站在大众车旁的人。 他一看到我,就冲我使劲儿挥手。
Md,这么冷竟然只穿短袖T恤!
我无语的骂了一声劳丽诗,赶紧小跑过去。 “让你别来别来,这么晚了你不睡我还要睡啊!”我是真的有点生气的,这么大晚上的,就因为所谓的想我就不顾我的意思直接跑过来见我!这么任性的情人换了谁会要? 谁料,面对我这话,那人咧嘴一笑,直接一把把我打横抱起,塞进了车里! 我被直接压在了后座上,正气的要推开他,他却撕拉一下,一把把我身上睡衣的纽扣给扯开了!
“停下!”我有些着急,伸手去抓散落的扣子,可惜还是有个没抓住。
若是这样衣衫不整地回去被路大伟看到,那还得了。 “快把灯打开,我找个扣子。”我抓住云开还打算继续作乱的手,又气又急。 云开哧哧笑着,在我胸口狠狠地抓了一把之后才松开,而后将我拉在怀里,喃喃道:“你不怕灯一开,外面的人就能看到我们吗?你父母要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 “嘘……”伸手捂住了云开的嘴,手中抓住的两个扣子也落了下去。
索性我也不捡了,将手空出来把云开的脸凑到我的嘴边,下一秒便吻上去不管不顾起来。 呼吸霎时间融合到一起,他试图抢夺我的氧气,我也任由他放肆。
难得的是,我竟然还有时间转动脑子,内心也是一阵翻腾。 这个帅气而优雅的男人啊,虽然并没有白马王子该有的白马和身世,但他的一举一动都符合我年少时对异性所有的幻想。 我一直以为我是不幸的,没想到老天关上门的时候,却给我开了一扇窗。 可惜的是,那道关上的门背后,却是我隐瞒的婚姻,我内心深处的道德底线。 而那扇开着的窗,说它大也大,能大到让我“爬墙”出来找男人,说它小它也小,竟然不能把路大伟送出去。 云开并不知道我结婚了,他不知道自己被小三,他甚至以为我还跟父母住在一起。 好一会儿之后,直到两个人都不能呼吸之后我们才松开,入眼的云开脸色微红,眼睛里满是情,欲,我看不到我的脸,但我也想我也是。 身体尽管诚实,但思想更加成熟。
“以后不准再晚上找我了,我跟你说过,我……爸妈不准我深夜出来,” 说着,我坐回了副驾驶,眼睛四处躲闪着,脸蛋也有点儿发烫。这是我说谎的标志。 “我的心想你了,它就带我来这里了。”云开撒着娇,将我的手拉过去放在他的胸口摩擦着,似乎真的在抚摸他的心脏。 “你不是说你的心早给我了吗,它怎么还能带着你到处跑,就会胡说。”云开很会说情话,我能想象在遇到我之前,他有很多女朋友。 他虽然不是什么贵族公子哥,可是他那张脸肯定从小就吸引各色女生,这个社会,很多时候还是看脸的。 “就是因为给你了,所以它要找到它的女主人啊,我为了遵从心,我就来了。” “好了。”我正色道,“我认真的柴云振,以后不准大晚上跑来找我,要来找我必须提前跟我说,我不喜欢你不打招呼就跑来找我。” “好啦,你这么严肃做什么?”云开难得看到我生气,于是也收敛了嬉皮笑脸,我正准备松口气,谁知他又道,“莫非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其实你家里有个男人?” 一句话顿时让我哑口无言,我有些震惊地看着他,试图从他眼睛里看到一丝玩笑的意味,谁知道他却认真极了。 “我……”我想要开口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段被人唾弃的关系早该结束了,他知道了也好。 “噗嗤……”云开却又笑了出来,“我开玩笑的,你看把你气得,眼睛都瞪得溜圆,还有这小脸,红彤彤的真想咬一口。” 云开说笑着,就在我脸上吧唧一口,随后便深情的看着我,尽管没有开灯,可我依然能看到那眼睛里的水光潋滟,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沦下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自己足够多的勇气,严肃道:“可是,我不是开玩笑的,以后你,不准没经过我允许来找我了。”
回到家之后急忙换上了备用的睡衣,蹑手蹑脚的回到床上轻轻躺下,转头看了一眼路大伟,他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将床头的手机拿起来看了看,已经凌晨两点了。 这么晚云开还跑来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刚鬼混完想起了我还是真的睡不着想我了鞍山一中。 我遇到云开的时候,他正在一个小酒吧里喝酒,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当年为生计想不出办法的自己。 我在等路大伟和他小三的时候,就坐在云开的身边,本来只为了掩人耳目,谁知道半醉不醉的云开竟然真的靠近我狠狠地吻了我。 满嘴酒气似乎把我也灌醉了,在我终于正眼看他的时候,我竟然有一丝愣神,这么帅气的男人红着脸嘴巴上还带着自己的口水,简直就是勾引人。 我一直是个看脸的女人,只是为了治我妈的病,迫不得己向钱看了,后来又因为结了婚我内心的道德准则让我不能喜欢上其他长相好看的人,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对谁动心过。 谁知道这个强吻我的男人,却让我一见钟情了。
路大伟也强吻过我。 尤其是我们结婚之后,路大伟觉得我是他的东西了,晚上的时候就会放肆很多。但被路大伟强吻的时候,我却觉得恶心,因为路大伟的嘴下不知道亲过多少不三不四的女人。 我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也亲过很多女人,可他长得好看啊,性感的薄唇微抿,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 我想那个晚上我是孤单寂寞的,毕竟我已经对路大伟死心,一个人默默地准备寻找证据和他离婚,不仅如此,我心底的底线还松动了不少。钟若涵 尤其是看到路大伟右手抱着孩子,左手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我脑子里的一根弦崩塌了。 不是因为路大伟,而是我觉得我当年为了钱跟路大伟在一起的决定,在那一刻的我看来,完全是错的。 我完全可以过上不同的人生的,我或许会找一个没有钱的男人,但那个男人至少爱我,而且我还爱他。 可就算后悔,我也什么都不能做,我已经结了婚,若是离婚肯定是彻头彻尾的弃妇,我没有资格再寻找属于我的真爱。 所以,在云开又一次将脑袋凑上来的时候,我没有反抗。 我甚至觉得,云开的口水都是甜的,比路大伟的甜了很多倍,甜到了心底,甜到了全身每一处。 在我堕落的那一秒,我心底是有一丝犹豫的,可堕落的滋味比坚守底线的好受多了,尤其是云开这种怎么看怎么吞口水的男人,我终究还是做了错事。 一错就是两个月。
两个月啊,在今天晚上云开这么任性地找我之后,我突然醒悟了过来。 路大伟可以出轨那是他的错,而我不能犯一样的错误,我必须回头是岸,我必须在离婚之后,才能做出这种事。
我要离婚。 打定主意之后,我便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是被路大伟给舔醒的。 “你怎么换了一件衣服?”路大伟舔了几下发现我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悻悻地起身了,目光于是放在了我的衣服上。 我面色不改随机应变道:“昨晚起夜在浴室里滑倒了,所以就换了睡衣大脑银行。”
“你滑倒我都没听到声音?”路大伟显然不信。 “你睡得那么死……”昨晚睡之前我就已经想过这些可能,所以应付起来毫不费力,谁知我都还没解释完,路大伟的电话响起打断了我。 眼看着他看了我一眼朝外面走去,我也不再继续说,那个酒吧女这么早打电话过来,看来是有什么急事。 果然,不到三十秒,路大伟就拿起衣服冲了出去,对我说了一句有急事就消失在门外。 我落得自在,却又皱眉,我到底该怎么提离婚这件事?
路大伟就像是知道我心情烦躁没办法应付他一样,他竟然接连三天夜不归宿。 这在以往我甚至都不会注意,但这一次我一直心里压着一件事想要跟他说,自然就开始注意着他归家的时间。 以至于注意到三天没有回家之后,我觉得我这婚非离不可了。 他外面有人,每次都这样偷偷摸摸的去看别人也是辛苦,而我每天在家无所事事,更是荒废光阴,我的人生再惨,也不应该惨到这样。 毕竟我当年,也是名牌大学的优等生。 我给路大伟打了个电话,说我有事跟他说,他在电话里不耐烦地说他现在在出差,起码还要一个星期之后才回来。 无奈,我只能将矛头转向云开。
云开这个男人,我想就算我是离婚了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 云开那张脸又帅气又年轻,虽然现在只是某个公司的小职员,但以他那张嘴,和做事雷厉风行的样子,以后应该也是大有前途的申智秀。 说起来,我竟然还不知道云开在哪个公司工作,果然我们之间只有欲,望,要说喜欢,我大概也只是喜欢他的肉体吧。
而至于他,大概也是。 毕竟要是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你,怎么可能这么多天都不联系你,除非是故意的,就像我不联系他是故意打算不再理他一样。 这样想过之后,接下来的路似乎更加清晰了。
第一,和云开彻底撇清关系。
第二,和路大伟离婚。 第三,将自己的未来重新规划,不要再做金丝雀。
说做就做,朔州人事考试网我当即给云开发了一条消息,说我们第二天吃一顿饭。 距离那晚他来找我也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按照他以往任性的频率,就这两天他可能又会突然想起我,然后跑来找我。
我可不想再担惊受怕一次美人诛心。 谁知这条消息却直到两天之后才得到回复。
“宝贝明明,对不起,这几天有急事,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你。你没事吧?” 一条语音说长不长,但是里面担心的情绪却显露无遗,就像是真的一样,若是没有路大伟在前表演过这些场景无数次了,我恐怕都信了。 我在电话这边冷笑,本想冷云开几下的,后来一想我都打算跟他没有任何联系了,还赌气做什么,于是当即回了消息,说有事要跟他说。 眼看着路大伟也要回来了,我处理这件事也不多了,于是当晚约见就成型。 约见地点在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酒吧,反正事情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我喜欢这种有仪式感的处理方式。 而且这个地方是路大伟的小三工作的地方,我其实有点儿想要在这里铤而走险的,要是刚好遇到那两个人滕州尚贤中学,我还可以直接说离婚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发的消息太过于冷漠,云开竟然慌慌张张的来了。 一见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说,还一直说着对不起,说这么久不联系真的是有原因的。
我忍不住问了他是什么原因,他又开始支支吾吾。 大概天下男人都一样,我没必要再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男人身上。 “好啦草字头加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我不怪你。约你出来就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们之前不是在酒店里拍了我们床上的照片吗?我想你删掉,我这几天越想越担心,要是被我爸妈知道了,我会被打死的。所以云开,你可千万要答应我。”
其实跟路大伟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是学会了演戏的,不然我要是把一切都表现在脸上,那我对路大伟的嫌弃不是早就被知道,说不定我还会被家暴。 云开是很喜欢我撒娇的,比如现在,我刚说完就拿出手机莜面凉皮,当着我的面把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删掉。 “宝贝儿,”在删完之后云开突然将我的手抓过去,试图将我的手放在他的裤裆处,我视线随着他的手看过去,才知道他竟然有了身体反应。 我顿时气急,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就算是酒吧,但也不能这么放肆,果真只有云开才能做出来的事。 “你消停一会。”将他的手松开之后就准备离开。 云开急忙跟上来,将我搂在怀里。 “我就知道你最好。去哪儿?”云开以为我这是打算跟他一起找酒店呢,我却在想着怎么脱身。 我和他在一起本来就是因为情,欲,我怎么可能还会在决定分手之后还纠缠不清。 “哪儿都不能去,我爸妈今晚叫我早点儿回去,上次我大晚上出来已经被发现了,这一次再被发现我肯定会被打的。所以下一次好吧。” 说完,我就从云开的怀里走出来,伸手在云开的脸上勾勒着上吊女尸,这大概是我对这段不正当的感情最后的留恋吧。 我想以后我会怀念云开的,虽然我很有可能只是他诸多情人之中的一个,但是他真的给我带来了极多的快乐,尤其是路大伟不在家在陪小三的时候。 可是我对不起所有人,我骗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贡院六号。 “真是搞不懂,你又不是小女孩了,怎么家教还这么严。不过可能也正是有你爸妈的各种阻挠,所以才让我觉得很刺激吧。找回了初恋的感觉。” 刺激? 这个词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不过既然在他看来刺激就刺激吧,反正也结束了。 “那我回去了。”我笑着,脸上的笑容我觉得很假,可大家已经习惯了我的这种笑容,所以再假,也假不到哪里去了。 和云开告别后,我就朝停车场走去,而他,自然回到了酒吧里。 路大伟给我买了一辆车,不过那车不贵,就几万块钱,我不想太炫耀,免得被人说年纪轻轻开着豪车一看就是被包养的。 熟练的找到自己的车,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却发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车牌号雷弗莱特星人,我心里一惊,手里的钥匙都拿不稳。 因为她比路大伟而言,更让我心虚。 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是关于我的,还是路大伟的? 朝那个熟悉的车牌号靠近着,发现里面确实是没有人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但下一秒,手机微信的推送消息就来了。 腾出手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她发来的消息。 “我看到你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在我脑中爆炸开来,再加上手机上那抬头几个字——“婆婆陈贵莲”,我差点站立不稳。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据说看了结局的人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