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告诉你dj仰天长啸——邱会作回忆录2-二战解说

仰天长啸——邱会作回忆录2-二战解说
红军来了
我十五岁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这不是我有多高觉悟,而是革命的红旗把我卷进革命队伍的,我赶上了这个形势有没有人告诉你dj。
一九二八年的春天潍坊商校,我听到大人对红军的许多传说。我家里是大家聚谈的中心地点,每天晚上都有满屋子的人在闲谈,参加谈论的人都是一些「乡巴佬」唐若昕,不懂又爱谈,这恐怕是乡里人的特点,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对红军的传说。红军是什么样?也说不清楚天子岂无愁。等到外面的消息逐渐多起来了,大家对红军也就有了模模糊糊的了解:在我们家乡西边的大山里有红军,红军的头人叫「朱毛」,红军是穷人的队伍,要打土豪、斗地主,把他们的地和东西分给穷人;男女平等,女人要剪掉长头发……这就是最初对红军的传说。
一九二八年旧历二月间,我的家乡的农民运动开始了。我跟着父亲去参加了家乡的第一次农民大会,这是我们村农民革命的第一次会议,大会是离我家不到五百米远的罗家祠堂开的,全村的男人几乎都来了。我能参加了这样「改朝换代」的第一次会议,我感到很光荣。
主持会议的杨宜佳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他身穿前面有口袋的衣服,还留着分头,当地人称之为小洋头玉檀扮演者,他这身打扮在农民心目中就是了不起的人物了。他主要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不打人,不抓壮丁。
村子里这次开了农民大会以后,就经常开会了,人们称之为「农民会」。开了农民会之后,种田的人心里高兴极了尹雅拉,过去那种愁容好像都没有了。我们村子唯一的一家地主,同农民的精神状态恰好相反。地主发愁,整天不敢出门,穷人向地主借粮食非常方便。村子里的气氛变了,看来穷人真要翻过身来坐天下了。
一九二八年六、七月间,我父亲在耕地,我也在地边玩,快到中午的时候,大路上有一个身上挎着枪的人,在一个本地人陪同下走过来。那个本地人边走边大声说:「乡亲们,红军来了,大家不要害怕,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今天晚上就住在我们村子,红军蛮好,不打不抢……。」父亲停下农活时那本地人认出我父亲了,他说:「红军是从万安来的。告诉老乡们,红军来了,大家不要惊慌,不要害怕。」
此时,父亲很高兴地说:「我们这里,两三天以前就知道红军要来的。我们这里的人喜欢红军来,不会害怕的!」不多一会,部队开来了。
走在前面的人打着一面红旗,部队到了一个山凹子里,突然一个什么东西响了,红旗插在地上,大家都不走了。当我听到这一声响的时候,真把我吓了一跳,那个会响的东西后来知道是军号。我抄小路三步并两步地跑回家去,到家不久就有队伍来了。晚上,在我们家里住的红军除了借锅做饭之外,什么也不动我们的。他们只住在厅堂里,根本不进卧室。这天见到的事是有生以来没有见过的,心里新鲜的滋味也是难以形容的。
第二天一早,住在我家的红军就向高兴圩方向走了世婚 意千重。走前把地打扫干净,借用过的东西都放回原处,此外,还给我们留下大半盆的大米饭。村子里好多人都集中在大路旁的石岩下闲谈起来,他们谈的非常热闹,红军仅仅在村里住了一夜,大家对红军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不久,红军在高兴圩附近打了一个胜仗,消灭敌人靖卫团一百多人,并且立即开展了接济穷人的活动,深得人心。红军打了胜仗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全村,大家又兴奋又震惊,震惊的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那时无炮,也无从有炮声)怎么就消灭了靖卫团呢?兴奋的是,看来红军的确是穷人的队伍。
苏维埃
一九二八年冬天,红军攻占了兴国县城,革命的红色政权兴国苏维埃政府就建立了。红军一到,从北边的老营盘,到南边的高兴圩,其间距离约六十里都是红军占领了,一片都红了俄刻阿诺斯,我的家乡也在其内。红军占领了高兴圩之后,很快就有一个小分队回到我们村子里来黑糖三部曲,他们在村里干了三件大事:成立村苏维埃政府,农民当家做主;组织赤卫队,拿起武器保卫家乡;成立土地委员会,把地主的土地分给穷人。
大家对成立苏维埃是拥护的,只是让红军放(委派之意)一个村长是最好的办法陈力吧,给穷人当也是当不了的。红军小分队却一直说要在老俵中找一个。我们家乡的村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的盛况,是我永远难忘的,到会男女老少有数百人,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村政府的主席竟然是我们上密村的雇工廖明光,他当主席是大家没有预料到的。大家都感慨说:「没有想到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廖当了主席,穷人真是要做主了呀!」
在成立大会上,一个红军干部讲了话,他说:什么叫苏维埃?苏维埃就是农民组织起来的政府,我们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政府,只有这样才能保卫自己的利益。革命是什么意思?就是要把靖卫团,地主都打倒,穷人自己管自己的事,这是完全能做到的。
这个红军干部还说:乡亲们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国民党的军队会不会到我们这里来?我看大家要准备敌人来,我们自己要拿起刀枪,组织赤卫队。敌人来了就同敌人打洞烛其奸,不要怕敌人。打得过敌人就消灭他,打不过就先躲开他台山侨中,有好时候再打,对敌人只能斗,不能怕。我们要保卫革命的成果,保卫家乡。
这些话深深地留在我的心灵里。
村苏维埃政府成立的第三天,在红军小分队的号召下,向地主开战了,首先没收地主的财产分给穷人,其次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并开始丈量土地分给村民。我家的村子里只有一家小地主钱来网,他早已逃跑了。离我家比较远的地方有一家大地主,家产多得很,对这家地主由红军派人直接分配财产。附近的穷人都去分东西了飞鹤航空,这家地主的粮食分了三天才分完。
我同我的父母都去分地主的东西了,人人是满脸喜气。农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土地问题,人们把能分土地看成是自己拥护红军最重要的问题。毛泽东深入农村,调查研究,体察民情,写就了《兴国土地法》,也就是后来的《中华苏维埃土地法》。在贫穷落后以农业为主的中国,谁解决了农民的土地,谁就能得到民心,毛泽东做到了,这是历史事实国医网。
分完地主财产之后,村苏维埃政府就着手建立群众武装了。在农民心中赤卫队和革命是同样意义的名字灞桥柳简谱。杨秀全是最早的赤卫队队长,我的哥哥是最早的赤卫队员,赤卫队没有什么武器,只有大刀、梭镖和棍子德州一中。因此搞到武器、壮大自己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的家乡不远的地方有个税卡,是国民党政府设在隘路口上向过往行商的人收税的。他们有一短、一长两支来火枪,这种枪射程并不远,这在当时来说就是最好的武器了。赤卫队很想搞到这两支枪,杨秀全和我的哥哥等几个人,在我的家经常商量搞税卡的枪的事。他们商量时,他们提出过几个方案又都感到不合适,我在一边听了几次之后,向他们献了一计,采取「偷」的办法。他们非常同意,于是就布置实施。
税卡收税的人最喜欢打牌赌钱,如果赌兴上来时,可以打通宵,这是偷枪的好机会。要能进到税卡去偷枪,关键问题就是打开税卡的后门,这个任务就落到我们三个小孩子的身上。
行动的那一天,杨秀全派三、四个人去找税卡的人打牌,从上午打到黄昏的时候,他们完全失去警惕,我们三个小孩佯装在税卡的院子里玩,然后就悄悄溜到院子的后门把门打开了,刘梦夏杨秀全带两个人进来把枪拿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任务。
杨秀全等十余人刚回到村里就开会了牙癌,他向大家宣布赤卫队正式成立。新生的事物只要一出现,又在适当的条件下就会迅速发展。我的家乡是红军解放的,家乡的人民积极参军又壮大了红军队伍。我们村的赤卫队是最早编入红军正规部队的,是队长杨秀全带走的,我的哥哥邱会佳也一起参加红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