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半兽人名叫周杰伦以案释法丨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国理律师

以案释法丨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国理律师
旅客和航空公司对易碎物品损失均有过错的,应按各自过错程度承担责任
关键词:易碎物品;保护包装;货损责任;过错责任
裁判要旨:在航空运输合同中,旅客托运易碎物品时,旅客和航空公司均有保护易碎物品的义务。旅客对易碎物品没有任何保护性包装,构成过错,需对易碎品损失承担一定责任杨子祯。航空公司对贴有警示标识的行李在承运中未能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货损,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在实践中,双方对易碎物品均未尽到必要的保护措施和谨慎义务的,应按各自过错程度承担损失责任。
适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2009修正)》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
在旅客、行李运输中,经承运人证明,损失是由索赔人的过错造成或者促成的,应当根据造成或者促成此种损失的过错的程度,相应免除或者减轻承运人的责任。旅客以外的其他人就旅客死亡或者受伤提出赔偿请求时,经承运人证明,死亡或者受伤是旅客本人的过错造成或者促成的,同样应当根据造成或者促成此种损失的过错的程度,相应免除或者减轻承运人的责任。
相关案例:
陈其莲与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法宝引证码:CLI.C. 2193521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05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其莲。
委托代理人:周锋,上海市现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司献民,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云、梁其龙,均为该司法律部职员。
上诉人陈其莲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2)穗云法民二初字第13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其莲及其委托代理人周锋,被上诉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云、梁其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5月29日,陈其莲乘坐南航公司的CZ388航班从印尼雅加达飞至广州,并托运了随身携带的行李一件,内装一青花瓷花瓶,行李重量为18公斤。该行李系陈其莲自行包装好再交由南航公司托运,在行李的外包装纸箱上粘贴了易碎的警示标识,托运时陈其莲并未声明行李价值。但同日下午,陈其莲乘坐该航班飞抵广州提取行李时发现,托运的青花瓷花瓶已破碎。遂与南航公司进行交涉,经查验后,南航公司于当天向陈其莲出具了《行李运输事故记录》(查询编号为D10052901),在该记录中载明“纸箱行李收到时外包装完好,但打开后发现内装的花瓶已破碎,且纸箱内除花瓶外没有任何保护包装,纸箱外贴有易碎标签”,陈其莲在《行李运输事故记录》上签名徐自贤。诉讼中,陈其莲主张其在签名时处于不清醒状态,且南航公司员工表示不签名将无法赔偿,故此才签名。其后,陈其莲、南航公司就赔偿进行协商,南航公司表示愿意赔付3700元,陈其莲不同意,故协商未果。关于花瓶破碎的原因,陈其莲认为系南航公司故意造成,但未提交证据证实。
陈其莲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南航公司赔偿货物损失1400000元,并支付其因物损修复、交涉而发生的差旅费、修复费、律师费、鉴定费90656元,本案诉讼费由南航公司承担。
诉讼中,陈其莲提交了原购凭证一份,拟证实其在印度尼西亚购买涉案花瓶支付了16500000印尼盾,折合人民币为12000元,南航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陈其莲为证实其在本案中所主张的差旅费、修复费、律师费、鉴定费等支出,提交了差旅费票据、修复凭证、律师费发票、拍卖合同及鉴定结论等证据,但南航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确认。
庭审中,南航公司表示对于陈其莲托运花瓶破碎的损失愿意按每公斤17特别提款权,以18公斤计算赔付陈其莲,赔偿数额为3700元。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陈其莲乘坐南航公司的航班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飞往广州尤迦奥特曼,并将随身携带的行李交付托运,陈其莲、南航公司之间的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南航公司应将旅客及其托运的行李及时、安全的运抵目的地。但陈其莲所托运的青花瓷花瓶在运抵目的地时已发生破碎离婚淮上,对此双方并无异议,故该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是托运花瓶发生破碎的责任应由谁承担。关于涉案花瓶破碎的原因,陈其莲主张系南航公司故意所造成的,但未能提交证据证实,故该院不予采信。且涉案花瓶是陈其莲自行包装好之后才交由南航公司承运,而根据《行李运输事故记录》的记载,“纸箱行李收到时外包装完好,但打开后发现内装的花瓶已破碎,且纸箱内除花瓶外没有任何保护包装,纸箱外贴有易碎标签”,该事故记录可以证实陈其莲在提取货物时行李外包装纸箱是完整的,亦可反证南航公司在承运过程中并无明显过错。陈其莲称该事故记录是南航公司员工在其处于不清醒状态下以不签字则无法赔偿为由胁迫所签,但其未能提交证据证实,且陈其莲作为一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知晓其签名的法律意义,即使事故记录是在其不清醒状态下受胁迫所签,其在恢复认知能力后亦应向南航公司提出异议,但陈其莲并未举证证实有向南航公司提出异议,故该院对陈其莲的陈述不予采信,并对《行李运输事故记录》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虽陈其莲提交了照片拟证实其在包装中放入了稻草等填充物,但南航公司对该照片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且在双方确认的事故记录中并未填充物记载王牌梦魇,故该院不予采信。因此,有个半兽人名叫周杰伦陈其莲在包装涉案花瓶时,并未采取任何保护性的包装,故其对花瓶在运输过程中发生破碎存在一定的过错。同时,陈其莲在交付托运的纸箱外已经标注了易碎警示标识,对该标识南航公司并无异议,故南航公司在承运过程中应当小心、谨慎地履行承运义务,虽托运行李的外包装在提取货物时仍完好,但涉案花瓶却在运输途中发生了破碎,即使托运的花瓶具备易碎的属性,但南航公司已接受了该货物的托运,而该托运货物已标注了易碎的警示标识,因此南航公司已知晓托运物品的易碎性,故其在承运中应按易碎物品妥善运输。现涉案花瓶已发生了破损,而南航公司未能证实该破损系因花瓶的自然属性造成,因此,南航公司在承运中实际上未能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其对货损的发生亦应承担相应责任。综上,陈其莲对涉案花瓶的包装未能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南航公司在运输途中亦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两者结合导致了涉案货损的发生,双方对该货损均应承担责任。
本案争议焦点之二是涉案货损应当如何赔偿。因本案为航空运输旅客合同纠纷,故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因发生在民用航空器上或者在旅客上、下民用航空器过程中的事件,造成旅客随身携带物品毁灭、遗失或者损坏的,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因发生在航空运输期间的事件,造成旅客的托运行李毁灭、遗失或者损坏的女夹脚式,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旅客随身携带物品或者托运行李的毁灭、遗失或者损坏完全是由于行李本身的自然属性、质量或者缺陷造成的,承运人不承担责任”。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在旅客、行李运输中,经承运人证明,损失是由索赔人的过错造成或者促成的杜星萤,应当根据造成或者促成此种损失的过错的程度,相应免除或者减轻承运人的责任”。而在本案中,陈其莲、南航公司对损失的产生均有过错,故根据陈其莲的过错程度可以相应减轻南航公司的赔偿责任。另外管道局吧,关于国际航空运输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限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对托运行李或者货物的赔偿责任限额,每公斤为17计算单位。旅客或者托运人在交运托运行李或者货物时,特别声明在目的地点交付时的利益,并在必要时支付附加费的不尸转生,除承运人证明旅客或者托运人声明的金额高于托运行李或者货物在目的地点交付时的实际利益外,承运人应当在声明金额范围内承担责任”。因陈其莲在办理托运时并未向南航公司声明托运花瓶的价值,故本案损失应按上述规定进行赔付,陈其莲主张按受损花瓶修复后的实际价值赔付无法律依据刘文亨,该院不予支持。本案托运货物的重量为18公斤,按照该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在承运人承担全部过错责任的情况下,承运人应当赔偿的损失也应是17计算单位/公斤×18公斤=306计算单位,而该计算单位,是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的特别提款权,其人民币数额为法院判决之日、仲裁机构裁决之日或者当事人协议之日,按照国家外汇主管机关规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对人民币的换算办法计算得出的人民币数额。因特别提款权与人民币不能直接换算,故该院按特别提款权与美元的折算率以及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进行换算。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2012年12月各种货币对美元的折算率,1特别提款权对应美元的折算率为1.52549,而2012年12月10日每100美元可兑换629.22元人民币,因此306个提款权于2012年12月10日所对应的人民币数额为306×1.52549×6.2922=2937.20元。现南航公司同意赔偿陈其莲损失3700元,该主张并无不当陈立青,该院予以认可。因南航公司与陈其莲协商时所承诺的赔偿标准与上述赔偿限额基本一致,但陈其莲并未接受,故关于陈其莲所主张的其后发生的差旅费、修复费、律师费、鉴定费等损失,属陈其莲自行扩大的损失,并非因本案所必然要发生的费用,因此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项、第二百一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九条墟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黄珉宇,原审法院作出判决:一、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陈其莲赔偿人民币3700元。二、驳回陈其莲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9108元,由陈其莲负担9085元,由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3元。
上诉人陈其莲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一审判决认为:关于涉案花瓶破碎的原因,陈其莲主张南航公司故意所造成的,但并未提交证据证实,故该院不予采信布隆迪六间。庭审中陈其莲向南航公司发问:托运的瓷瓶外包装粘贴了易碎器皿、小心轻放标识警示语,是否注意到?是否明知托运之物系易碎物品?南航公司回答:注意到了,看到了警示标识,但南航公司认为:瓷器破碎属自然属性“自行爆裂”形成。陈其莲认为:南航公司明知托运之物系“易碎物品”,南航公司自己也承认这一基本事实。一审法院未进一步查明托运的瓷器是否“自行爆裂”形成破碎,还是人为摔碎这一客观事实。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判决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二)项规定,但对于该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经证明,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不作为造成的,承运人无权援用本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九条有关赔偿责任限制的规定”,因为南航公司明知托运之物系易碎器皿,而未小心轻放,故意乱扔,造成瓷瓶碎成26块陈江河,这一因果关系不能抹煞。据此,陈其莲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由南航公司承担物损人民币140万元及差旅费、修复费等90656元,合计1490656元,并由南航公司负担一、二审案件受理费。
被上诉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答辩称:花瓶破碎是自然属性导致的,并非南航公司故意所为,在行李事故记录单中陈其莲已经签字确认货物外包装完好。一审已经查明由于陈其莲没有妥善包装导致花瓶破碎。陈其莲在办理行李托运时没有声明行李的价值,和缴纳行李价值的附加费。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陈其莲认为南航公司没有履行运输义务不适用129条的规定是没有理由的,南航公司已经尽到了谨慎小心的义务。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诉人陈其莲在本案二审开庭时向本院补充提交一份2013年6月17日新闻晨报A12版刊登的标题为《机场搬运工消极扔货》的报道,据以证明南航公司的雇佣人员机场搬运工存在消极扔货的行为的事实。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对涉案的花瓶在运输过程中发生破碎的责任承担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大商道,根据《行李运输事故记录单》记载,“纸箱行李收到时外包装完好,但打开后发现内装的花瓶已破碎,且纸箱内除花瓶外没有任何保护包装,纸箱外贴有易碎标签”,陈其莲虽主张其在将涉案花瓶交付托运时已妥善包装好并在包装内放入充填物,花瓶的破碎是由于南航公司在运输过程中故意所造成的,以及其在上述记录单上签字时处于不清醒状态,但均未能就其上述主张提交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依法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至于陈其莲二审提交的报刊报道,与本案事实之间缺乏必然联系,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原审法院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对涉案花瓶破碎的责任分配所作出的认定合理合法,本院予以维持婚里婚外。陈其莲关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的主张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陈其莲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尧建云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金饶山,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085元,由上诉人陈其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莫 芳
代理审判员江志文
代理审判员马 莉
二O一三年 八 月 十六 日
书 记 员张剑文
李泳筠
内容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北大法宝司法案例库